一个讲故事的人。

有缘遇见,进门请看置顶,感谢。

【靖苏】寒不由己(1-2)

*帝后设定

*为《百毒不侵2》写的稿子,必须是毒

*萧景琰感冒的N种方式


tag#寒不由己

靖苏文总目录戳我


(1)

  萧景琰最近有点心塞。

  他想起了许多年前的往事。

  林殊有一项技能,叫做和别人一起睡觉的时候总能把被子成功卷走。而这个“别人”,通常情况下指的是萧景琰。

  本来萧景琰想,这么多年过来,梅长苏应该已经没有这个习惯了。

  然而他错了。

  天暖的时候,由于梅长苏并不觉得冷,所以还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入冬之后,问题就来了。

  梅长苏的卷被子,无时无刻不在进行。

  比如说萧景琰大晚上在被子里手不老实,然后梅长苏嫌弃地背过身去的时候——

  被子就会被梅长苏带跑大概四到五寸长的距离。

  再比如说,两个人闹够了终于准备睡觉的时候,梅长苏稍微蜷起来一点,被子就会莫名其妙从萧景琰那里被拽走一些。

  当然萧景琰是绝不会跟梅长苏计较这种事的。毕竟梅长苏怕冷这一点他非常理解,大不了在对方卷被子的时候自己稍微压着点不让自己没被子可盖就行了。

  心塞归心塞,梅长苏好好的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有一天早上,萧景琰比他一般上朝起床的时间要早醒了半个时辰还多一炷香的时间。

  他是冻醒的。

  醒来的时候,嗓子疼,鼻塞,还有点头疼。

  而被子这种东西,很显然都卷在了梅长苏的身上。

  其实,说句实在话,萧景琰有点佩服梅长苏。能把一床双人的大被子完全卷在身上,这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不过佩服是一方面,萧景琰还是试图把被子从梅长苏那边抢过来,毕竟以他现在身上的温度来看,他指不定被冻了几个时辰了,直到冻透了才醒过来。

  抢被子这事儿,当然是没有结果的。

  哦不,结果是梅长苏把被子卷得更紧了些,并且继续睡得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被子卷外面还有个冻得哆哆嗦嗦的萧景琰。

  思前想后,萧景琰决定还是不吵醒梅长苏,也就没让寝殿里的内侍再找被子过来,而是更了衣出门去了。

  佯作晨练状。

  好歹到了宫苑里面伸伸胳膊动动腿,刚才睡觉被冻僵的四肢慢慢缓了过来。只不过,他发觉自己的鼻塞咽痛之类的症状……似乎更重了。

  萧景琰抬头看了看冬日未明的天色,长叹一声。

  好吧,长苏你睡舒服了就好。

  在宫苑里溜达了半个时辰,总算差不多到了可以去上朝的点儿,萧景琰开始思考今天应该怎么面对他亲爱的臣子们。

  因为他的鼻塞改成流鼻涕了。

  所以,大臣们今日见到了一个不断控制自己然而还是一会吸一下鼻子的陛下。

  他们忍住不笑,萧景琰忍住不哭。

  近期朝政相当平和,所以下朝也格外早。萧景琰一路回了梅长苏的寝殿,进门一看,梅长苏还卷着那一床大被子睡得香甜。

  他走过去默默把有点翻开的被角重新掖好,再与往日一样找了个地方坐下,等梅长苏醒来。

  睡醒了的梅长苏自然不知道早上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昨夜睡得格外温暖。

  旁边正在擦鼻涕的萧景琰幽怨地看了他的皇后殿下一眼。


(2)

  “萧景琰!你有完没完了!我要睡觉!”皇后寝殿里的内侍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声大吼,吓得抖了三抖。

  可是萧景琰今儿是打定心思要耍流氓了,于是他没有乖乖收手,而是回了这么一句:“如果没完呢?”

  “没完啊?”

  借着微光,萧景琰突然看到梅长苏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

  等等,感觉这是要出事啊!

  “那就请陛下明日开始,一个月之内免进臣的寝殿了。”梅长苏忽然收了方才那意味不明的笑意,改换做人畜无害的神情,“以免引得陛下夜不安寝手不安分,被疑得了什么病症反倒是臣的罪过了。”他低眉浅笑,毕恭毕敬。

  “那……那我……”萧景琰立马收回了刚才还在试图吃豆腐的爪子,不对,手。

  “为防陛下今夜再度不安分,就请回自己的寝宫冷静一下吧。”梅长苏继续笑得一脸纯良。

  从话语里听出不善意味的萧景琰觉得背后汗毛根根耸立。自家皇后的话既然都说到此,再不听……恐怕下场惨烈。

  毕竟,虽说他身为九五之尊,然而有些人他是绝对不能惹的。

  比如梅皇后,比如静太后。

  “咳,好。”萧景琰乖乖听话起了身,“我这就回去。”

  “臣就不送陛下了。”梅长苏往被子里缩了缩,目送着萧景琰随手披了外袍出了寝殿门。

  “把门从里面闩上,明早之前别打开。”他吩咐内侍道,“陛下可能会回来,别放进来。有什么问题我明天跟他说,与你们无关。”

  大梁陛下是个妻管严外加见梅怂这件事情全梁宫上下都知道,因此内侍们非常迅速地遵从了皇后的命令。见门已关严实,梅长苏满意地一个人霸占了被焐暖和的大被子,还免了某个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夜老想不干好事的人的打搅.

  萧景琰也是多日来政务繁忙,好久没跟梅长苏卿卿我我,结果好不容易趁着次日休沐,又遇见梅长苏觉得疲乏不想理他,本想最后再尝试一次结果惹怒了梅长苏而赶出了门,他很郁闷。往自己寝殿走了几步,想想不对又折返回来。推了推门,很不幸地,他发现门从里面闩上了,推不开。

  “长苏?”萧景琰可怜兮兮地扒着门,“放我进去呗?”

  然而梅长苏已经飞速地重新回到了睡梦之中,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内侍们也牢记着皇后殿下的命令,坚决不开门。

  “长苏……”萧景琰继续可怜兮兮地扒着门,“下次不敢了……”

  梅长苏此刻已经梦见自己在吃着静姨做的点心了,哪里还听得见梦外面的声响?

  被关在皇后殿下寝宫外的皇帝陛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陛下自作孽不可活,更鉴于陛下常年被皇后管得死死的,怎么有人敢接近?

  所以萧景琰就这么在殿门外的屋檐下站了半夜。

  待到第二日晨光熹微之时,困得已经快一头撞在门上或者梁柱上的萧景琰终于稀里糊涂踉踉跄跄地回了自己寝宫,栽倒在榻上连衣服都没换就睡着了。

  当梅长苏早上睡饱了觉,决定去看看昨夜被自己赶回去睡觉的萧景琰状态如何。

  “受了风寒?”

  “是的。”御医回道。

  梅长苏有点奇怪。虽然说更深露重,可从自己寝殿到萧景琰的寝殿也没多远,不至于才走这么点路就生病了?

  当然,梅长苏后来还是知道了萧景琰在寝殿外面巴巴守了半夜这件事。不过这就已经是后话了。

—待续—


下文  3 


第(1)段就是 @凯特-决心瘦成一道闪电 卷被子的事儿!早上起来我特么连个被子角都没捞到还拽不回来!!刚醒来我就发现自己感冒前兆了!!

评论(17)
热度(167)

© 芳华水恋 | Powered by LOFTER